联系我们

武汉弘坤欧堡商贸有限公司
固定电话:400-888-888
移动电话:hg0088_88888888
电子邮箱:027jiu_hg0088@126.co

创业加盟

国足福地备战练点球 张琳芃点出澳大利亚两优势

发布人:admin   发布时间:2015-01-20 18:54

国足训练

国足训练
  在取得小组3连胜后,中国队昨日马不停蹄地从堪培拉赶回布里斯班,备战本周四与东道主澳大利亚队的淘汰赛。昨晚,中国队在昆士兰体育中心训练,训练中佩兰加练了点球。
 
  策略
 
  佩兰准备苦战“120分钟”
 
  作为中国队的福地,布里斯班在为中国队带来两场小组赛胜利后,昨日又为中国队送来了凉爽的天气。前几日中国队离开时,布里斯班的温度曾高达30多摄氏度。不仅如此,布里斯班体育场的草皮也在中国队返回前进行了翻修。“布里斯班带给我们的好处确实很多,这里天气凉爽,能更好地进行备战,很高兴能回到这里。”国足主帅佩兰说。
 
  训练开始前,佩兰首先给队员讲起了课。赛前的长会也导致训练推迟了近半个小时。在更衣室里,佩兰对末轮小组赛进行了复盘,对队员们上下半场的表现进行点评,他总结了朝鲜队在阵型和打法上变化。佩兰提醒队员,下一场比赛一定要注意对手的战术变化。
 
  经历了比赛和长途飞行,在昨日训练中,主力队员以体能恢复为主。上一场没有过多消耗的队员则进行了激烈的对抗。随后,佩兰召集10名替补球员进行点球训练,杨旭、廖力生、于汉超、刘彬彬和李昂一组,吴曦、任航、吉翔、刘建业和武磊一组。
 
  据佩兰透露,早在坎贝尔小镇备战时,中国队就进行过点球训练。“淘汰赛要准备120分钟比赛,出现点球的概率也很大。”佩兰说。
 
  彩头
 
  王大雷剪短发“从头开始”
 
  上一场比赛,独中两元的孙可成为中国队获胜的最大功臣。他在比赛中拼到抽筋,头部挂彩,佩兰不得不赶紧换下爱将。“头部的伤是硬伤,没多大问题,一两天之后就不会影响比赛了。”昨晚的训练中,孙可头部的绷带已经不见。同时,队长郑智的背部在前晚也稍有不适,但也已无大碍。
 
  队中的另一名伤员是张琳芃,他没有参加昨晚的训练,从更衣室走出时,他的小腿上缠上了厚厚的冰袋。上场比赛第82分钟,张琳芃感觉小腿拉伤,所以主动要求被换下。谈及下场与澳大利亚队的关键之战,张琳芃表示,自己并不确定状态是否会受拉伤影响。佩兰表示,目前球队还在观察中,队医也在抓紧时间治疗,这两天的训练可能会让他选择休息,等比赛前一天再看看他能不能登场。
 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中国队第一场小组赛中,“指引”王大雷扑出点球的小球童斯蒂芬·怀特昨晚也与王大雷再次相遇。昨晚,王大雷走进训练场就远远望见了斯蒂芬。二人亲切地打了招呼,并互相拥抱。与朝鲜队的比赛结束后,王大雷特地剪了个利落的短发,“进入淘汰赛了嘛。从新开始,从头开始。”
 
  将论
 
  张琳芃点出澳大利亚两优势
 
  在与澳大利亚队的正式交锋中,中国队还没有输给过对手,这对中国队或许是一个心理优势。但主帅佩兰不这么认为。“每一场比赛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,就像我们之前没有赢过乌兹别克斯坦队,但我们这次击败了他。”佩兰表示,对手是东道主,主场作战会让比赛变得比较复杂。
 
  谈到中国队的优势,佩兰表示,中国队会发挥自己的优势遏制对手,“包括我们的团队足球,以及队员们技战术执行的灵活性。”
 
  目前队内的进球王孙可表示,面对东道主,中国队的优势就在于意识和精神作风上不会比对手差,“我们也会通过每一次的积极拼抢争取更多的机会,相信到时会有一个更好的结果。”在与朝鲜队之战中,郜林不幸打入一粒乌龙球。他认为,迎战东道主更能锻炼队伍,“下场比赛前要调整好自己的状态,虽然对手很强,但我们还是要好好发挥。”
 
  张琳芃分析称,澳大利亚队员的身体很强壮, 目前双方都没有秘密。中国队要做的就是在注意力上更加集中,“对方身体好,节奏快,我们要适应这两点。”不过,张琳芃认为球队并不惧怕澳大利亚人,“3连胜对我们的信心提升有很大的作用,我们相信自己有能力做到最好。”
 
  【记者观察】
 
  “蛾灾”记
 
  在韩国战胜澳大利亚的比赛中,布里斯班桑科普体育场涌进了几万名球迷,同时还有几百万个不速之客:飞蛾。看台上、天花板上、通道的墙上都被大批飞蛾“占领”,就连教练席和替补席也没能幸免。当晚,亚足联工作人员甚至动用了吸尘器。赛后,韩国球员寄诚庸说,“虽然布里斯班场地问题很糟糕,但飞蛾更让人困扰。”
 
  昨晚,飞蛾再次“袭击”了布里斯班的各大体育场,这次中招的是伊朗和阿联酋,还有训练中的中国队。
 
  随着球场灯光开启,越来越多的飞蛾“莅临”昆士兰体育中心,“观看”国足训练。在场边拍摄的记者身上不时会停上几只,有的还会往衣服里钻。
 
  结束训练后,队员们在接受采访时,要不时挥手驱赶“热情”的飞蛾,以免被飞蛾“亲脸”。“刚训练的时候还没这么多,这会儿是多了点,希望比赛的时候,它们会飞走吧。”佩兰撇了撇嘴。
 
  据当地人介绍,每当夏天来临,昆士兰的某些种类的飞蛾就开始了声势浩大的南迁,寻找庇护之所,以躲避夏季的烈日。一般这种情况不会持续超过一周。
 
  澳大利亚昆虫学家伊恩·康蒙曾在一份科学杂志上介绍:飞蛾迁徙的线路原本世代相袭,但现在它们发现了城市的灯光。“它们以为太阳升起来了,于是它们纷纷落下,以寻找一个阴凉的地方,这就是城市突然出现各种飞蛾的原因。”
 
  有趣的是,堪培拉的国会大厦是它们每年要“占领”的地方。通过各种管道,蛾子们甚至可以飞进国会大厅。所到之处,建筑物的墙壁上都覆盖了一层厚厚蛾子。悉尼等澳大利亚东部城市目前都遭到过所谓的“蛾祸”。就连总理位于悉尼的办公室也布满飞蛾,这还成了2013年的国际新闻。
 
  但澳洲的土著却把飞蛾当做美味,在享用它们之前,先将它们埋进烧热的草灰里烤熟,然后捣碎做成“蛾肉泥”,最后制成了一种“味道近似胡桃”的食品。
 
  今天,蒙戈巴瑞拉自然保护区的当地人还保留着过蛾子节的传统。每年飞蛾来临时,这里便成了欢乐的海洋,人们表演传统节目,投掷长矛和回旋镖,举行各种比赛和庆典。
 
  每年二三月,当蛾子们飞回昆士兰时,早已失掉了当初飞往南方时的气势,一部分蛾子死在了半路上,而另一些则被吃掉了,最终飞回昆士兰的幸运儿只有千分之一。“翻过身来的蛾子体面安详,毫无怨言地躺在那。它似乎在说,死亡比我强大。”英国女作家弗吉尼亚·伍尔芙在《飞蛾之死》中说。

本文出自郑州弘康酒业有限公司:www.baijiuzaixian.com



上一篇:养生知识:这些"治愈系食物"快记牢
下一篇:角逐65万创业美金 4支队伍拿到门票